石佛寺游记

老彭随想2020-09-15 06:06:34


201861日周五17点多,我、王哥夫妻共3人一起踏上北京开往南阳的火车路上花费15个小时第二天8点钟到达南阳火车站。在火车上发生了一件让人不愉快的事,一个打工的小年轻边吃方便面边看手机,喝汤也不放下手机,火车突然刹车,可能手机脱手,他接手机时把方便面汤撒到我和王哥身上,当时虽然没发火,但也不痛快,以后车上有人喝汤吃东西,还真应该离远点。出站后步行10分钟左右去火车站东南侧的长途汽车站内坐上了往西到石佛寺的长途汽车,10点左右到达了镇平石佛寺。

下了长途车,我们直接往北走先去石佛寺玉博苑玛瑙玉器批发市场溜达,逛了一会,就去西北部的原料市场。可惜到中午时原料市场已经空无一人,因为是露天市场,中午天气炎热,大家回家了。所以我觉得如果是游玩,没有明确的拿货目的,上午到石佛寺,可直接去石头市场,那样还可以看看原材料,下午再去逛其他地方。中午我们住进了锦海商务酒店,位置在玉石市场东侧几百米的地方,挺不错的旅馆,住宿价格不高,前台热情亲切,房间大, 安静,提供免费早餐,中午晚上都可以在酒店里面吃。    

下午我们去了河西侧的万玉批发市场,进门不远处看到两个和田玉小籽料:一个要200,小孩直言100进的货;一个黑皮挺好看的开价300,很小,挺喜欢的,能当手机链,这两个感觉价格不高,可以买,但犹豫了下,买回来也没啥用,就惦记了一下午,后来还是想买个籽料,结果在另一个摊位300元买了个修形的仔,买后有点后悔,就当玩吧!其他摊位籽料开价太离谱了,还摆出爱买不买的架势,而且也没啥喜欢的。王哥主要看碧玉项链和手镯,项链黑点少的,光泽度好的的要价也不便宜,同价位的项链,我感觉碧玉比翡翠好看多了;俄料手镯在节能灯照射,黑底衬布背景下,感觉真白,要价很多是两万以上,王嫂拿一个手镯到室外看感觉有点发青发灰,也可能是阴天原因。下午逛完总的感觉就是价格开的比较乱,有的商家开价比较实在,稍稍还价即可,有的商户漫天要价,照着三分之一还价都行,据说以前的商户看人开价,现在可不管你是游客还是拿货的,一律是零售价,你自己还价吧,别想知道真实的拿货价。回去时大家累了,花了5元钱坐了个蹦蹦车回去,晚上溜达买了当地自然熟的西红柿、黄瓜、香瓜和桃带回旅店吃,这都是在北京不容易碰到的,王嫂说这就是小时候的味道,而且生吃这些瓜果下火,去石佛寺行程匆忙紧张都上火了,而且饮食不太适应,有必要多吃瓜果,这小地方虽然收入不高,但是物价低,东西自然生长,在这生活也是很惬意的。

第二天,我们8点前赶到石料市场,王哥在碧玉地摊上驻足时间较长,一个好镯心价格上万,终究没有下手买。我买的东西就比较多了,因为我实际接触的和田玉并不多,所以有必要弄一些东西来认识了解和田玉。买了200克的青海料,150克的俄料各一块。还买了雕工切剩下的废料:一个灰皮条形料子,像个人名章;一个老坑口的俄碧玉小细条,虽然没用,但品质很好,许总看到碧玉照片,追着要,光泽硬度杠杠的,想去弄个随形的东西,后来送给许总了,但许总听说只有20元钱,有点失望,感觉这个料子没啥用,我个人觉得小碧玉细条料子就是个标本,看到好的才能知道什么是次的,这种品质的大家伙我们很难拥有。到了中午去店里切我那个灰皮条形俄料,告诉雕工在什么位置切,切成章的样子,本来切一刀即可,雕工收5元钱,但是雕工觉得收5元钱就切一刀有点过意不去,然后就开始对料子修形,弄了好久,最后给我,我发现给我切的那个面有崩口,我想保留的皮也被蹭掉很多,差点把这个料子弄废了,哎!这就是石佛寺雕工,这么多年了雕工技艺还是没长进,可能跟从事雕工这个行业的人学历太低有关吧。拿这个料子来说,雕工应该遵照客户意图,考虑的是从哪个边上切,才不崩口,或者留点空间切然后打磨平,这样客户会很满意,而且用工用时少,而我也应该明确告诉雕工,只切这一刀,别的地方不许动,不听雕工瞎建议。此时看到王哥和王嫂在和摊主谈碧玉项链价格,走过去告诉摊主我也要买,搭上我,最后摊主大幅降价成交。下午又去河西岸市场转转,王哥给朋友推荐了个碧玉镯子,镯子确实好看,摊主要价3万了,最后可能接近2万成交的。

第三天周一市场上摊位比周日多些周日清净些可能大家也需要休息一天吧,我们早上一大早还是奔石头市场,王哥看到一堆人在露天市场北边的一间房间里挑选什么东西,就赶快带着我们去看,原来是挑选手镯料,恰好老板新近了一批手镯料,老板给王哥推荐了一块黄口料,切出来效果真好,中午去店里等待的时候,看见老板带着做好的手镯和另一块手镯料来了,王哥看手镯的时侯,我看那块料子,感觉顺眼,直接把价钱给到老板心里价位,老板说是没打算卖,自留的,那我就更来劲了,死缠硬磨就要这个,看的出来老板不舍得,内心惆怅,但他毕竟是商人,钱给到位,心里不舒服也只好卖出了。我买的是白色的,结构致密,有一定润度的俄料。我和王哥买的料子应该都是新坑俄料,不像以前的俄料僵白死白,有点润有点水,随后让一个卖随形挂件的店老板误认为青海料。王哥后来在那家店里买了两个随形挂件,店老板招呼我们喝水,不好意思,喝水多了,我也就买了一个挂件。下午又去河西的市场逛逛,王哥就开始启程回京,周二我自己也没怎么逛,路边买了点茅根、苇根、半枝莲、赖麻坏这些当地的据说是下火草药,开始返程。出行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也是早就听说的有人一起出去吃饭,有时候大家抢着付帐,饭店有可能收双份钱,我觉得最好付帐的人说一下已经结帐了。

                                             


018.6.7


Copyright © 武汉翡翠鉴定交流组@2017